狐狸之死

狐狸之死

李乐学

年轻时,我曾在天山深处修了几年公路。那时候,咱们国家穷,单位上更穷,我们筑路工人就住在沿山坡挖筑的半洞穴半干打垒的黄土小屋里生活与劳作。

我的邻居姜永民,家里养了一窝鸡为两个小孩补养身体。那年冬天,姜邻居的鸡大白天在外边连着丢了好几只。后来,从石头旮旯里找到了几堆鸡毛,看来是被野物吃了。姜邻居别无它法,就在他家土屋一个角落用土块砌了一个简易鸡舍,把剩下的几只鸡关起来饲养。然而有天晚上,野物从屋门旁打了一个穿墙洞,还是把一只大公鸡叨走了。

姜邻居摸了半天脑袋,想出整治野物的办法:在野物打的洞口内装了一个机关,他自己睡在床上,用一根绳子控制机关的开合。临天黑时,姜邻居跟我说:"小李子,你夜里睡醒些,听到动静就过来援助!"

那天半夜,果然有一只大狐狸从墙洞悄然钻进姜邻居的土屋。姜邻居把床头的绳子一拉,机关动作,堵住了狐狸的退路,一场人与狐狸的大战展开。我闻讯赶紧穿上衣服,拿着事先准备好的手电筒从他家门缝往里照亮。只见姜同志赤膊上阵,手挥一根十字镐把,追打得狐狸四处乱扑,屋里灰尘弥漫,"狼烟"四起。床上,姜邻居的妻子小胡赤身搂抱着两个同样赤身的小孩,小孩吓得哭爹喊娘——那年月人们穷,布票又少,为了节约衣料,人们睡觉总是脱光了衣裳。

大狐狸被姜邻居打死了。第二天,左邻右舍都吃到了油汪汪的狐狸肉,好解馋哩!

狐狸之死让我联想到了那些贪污fu败分子。这些人的犯罪与那只大狐狸的偷鸡轨迹多么相似:自取灭亡就在于一个"贪"字。贪得无厌,注定要走向毁灭。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aolongbj.com/post/377.html

我要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